受近期发生在香港的一系列暴力示威活动的影响,香港零售、餐饮、旅游、运输等行业遭受重创。其中,因部分示威者广泛采取破坏公共设施、堵塞道路等暴力行为,致使香港包括的士司机在内的诸多职业司机的正常经营活动遭到严重影响。有的士司机受访时表示,近两月来营业额降低3至4成,除去成本外,几无利润可言。

立法会原定前日恢复二读《逃犯条例》修订草案,大批示威者曾冲出金钟龙和道及夏慤道,佔据马路,要求政府撤回修例。陆路交通运输业大联盟谴责示威者不负责任的暴力及堵塞道路的行为。大联盟召集人蒋志伟指,曾听闻有的士司机因为金钟一带道路被堵塞,造成大塞车,导致前日接载乘客的单量锐减一半,当日只得数百元收入,较平日的千多元少。蒋志伟又指,对于前日早上有示威者以人海、私家车及不同的阻碍物刻意堵塞多条道路,令交通陷入瘫痪,多条道路需要封闭,导致一众陆路的交通工具无法营运,影响司机生计,大联盟予以强烈讉责。他指,有的士司机表示,道路被堵塞,造成大塞车,市民宁愿改乘地铁而避坐陆上交通工具,导致业界收入锐减,甚至蚀做。另外,蒋志伟表示,一些货运业则未能在指定时间内把货物送给客户;至于学童车,亦因道路被堵塞,需要兜路,期望所有示威者在表达意见之余,不要阻塞道路,影响他人生计。对于民阵将于星期日举行集会,蒋志伟相信不少司机届时会选择兜路,绕过金钟一带道路,以免受到影响。

反对《逃犯条例》修订示威昨日演变成激烈冲突,政府宣布为暴动。汽车交通运输业总工会谴责暴动行径,强烈要求警方缉拿暴徒,并指佔据道路也令职业司机受灾。工会指,示威者冲击警方防线,又认为有幕后黑手及组织提供物资和指引予参与者,事件经过精心策划。工会又认为,很多职业司机昨日被困在道路中,而的士、小巴和货车等个体经营司机,也因佔据道路而即时面临无法营运问题,减少收入。此外,冲突也增加交通意外发生风险,乘客也可能受伤追讨赔偿,保险公司或因此不肯支付赔偿。

梁先生回忆,上月底的一天晚上,他接到两名女乘客前往香港国际机场附近。当他驾车行驶至港澳码头附近时,遇到示威者用障碍物堵塞道路。道路被堵后,梁先生与前面车辆车主下车与示威者理论,此时有部分极端分子手持铁棍冲其叫骂。见此情形,车上女乘客下车劝梁先生避免争执并表示非常害怕希望赶紧离开。梁先生于是回到车上,掉头离开,因此多绕了很长一段路。

陆路交通运输业大联盟谴责示威者不负责任的暴力及堵塞道路的行为。

工会指暴动影响司机生计。资料图片

晚12点后基本无生意可做,只得提前收工

汽车交通运输业总工会谴责暴力示威者

www.56.net 1

司机曹先生在接受采访时,也表达了同样的担忧。他表示,如果车辆被暴力示威分子打砸,一般无法拿到保险理赔,需要自己作出赔偿。本来已经不挣钱的生意,还要担心蚀本赔钱,许多司机压力很大,索性选择不开工或者提早收工。

采写:南都特派香港报道组

以受影响最大的夜班的士司机为例,梁先生表示,正常情况下,夜班司机一晚上的营业额能达到1000港币以上。但近期不少司机反映,能收到五六百元已属不易,且晚上12点以后,基本没有生意可做。许多夜班司机只能无奈提早收工。

示威者随机堵路,受访司机称难以防备

针对职业司机正常经营受阻的情况,香港汽车交通运输业总工会也曾发布声明,谴责部分暴力示威者破坏交通设施、秩序,危害市民安全的行为。声明指出,部分暴徒罔顾道路安全占据马路,导致很多职业司机被困道路之中,无法营运。加之暴力行为堵塞道路降低了市民交通服务的需求,使得职业司机的经营环境雪上加霜。

声明中,香港汽车交通运输业总工会呼吁广大职业司机在特殊情况下,应小心驾驶,互相礼让,注意行车距离及横过马路行人的安全,同时也希望警方在全港各区加强执法,打击暴徒的违法行为,保持道路的安全与通畅,进而保障职业司机的合法营运。

【www.56.net】以受影响最大的夜班客车司机为例,陆路畅通运输业大合作叱责示威者不负义务的暴力及拥塞道路的行事。怕遇到示威堵车或意外蚀本,有司机选择停工休息

近期,部分暴力示威者广泛采取随机破坏公共设施、堵塞道路的行为,不少的士司机的正常经营受到严重影响。受访司机表示,近期大都遇到过被堵路上的无奈情况。

梁先生在港从事的士生意二十多年,他不仅是一名的士司机,同时也是一名的士管理人,负责管理30多辆的士。梁先生表示,近两个月来受到示威活动的影响,内地访港旅客及外国游客人数减少,加之有暴力示威者随机堵路造成市民出行用车需求降低,的士客源锐减,营业额普遍降低三至四成,除去成本外,几无利润可言。

除此之外,梁先生介绍,香港不少的士司机属于自雇人士,每月按天租车进行营运。乘客锐减,加之要承担车辆受损的赔偿风险,这类司机大多选择停工休息。“如果开工,最好情况可能也就是保本,如果路上因为示威活动造成堵车,或者车辆发生意外需要赔偿,那反而要蚀本。”梁先生表示。

的士司机胡先生的遭遇亦相当无奈。上周末,胡先生载客行驶至红磡过海隧道的收费站时,突然出现三四十名身穿黑衣、面遮口罩的示威者,用障碍物将收费站堵住。因道路无法掉头,胡先生被堵近两个小时,而车上的乘客也只得付清车资后离开,只留他一人在车中空等。

胡先生表示,近期许多示威者采取随机堵路的策略,导致司机们完全没有防备,开到哪里都有可能被堵,生意根本无法正常开展。胡先生告诉记者,近期总营业额下降三到四成,而这恰恰是绝大部分的士司机除去租金等成本外的盈利空间,现时的情况是无钱可挣。

编辑: 陈雨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