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拟财产包括两点
一、长时间虚拟生活中形成的人物形象,这点是不能转换到现实生活中的虚拟财产
二、是狭义的数字化、非物化的财产形式,它包括网络游戏、电子邮件、网络寻呼等一系列信息类产品。但由于目前网络游戏的盛行,虚拟财产在很大程度上就是指网络游戏空间存在的财物,包括游戏账号的等级,游戏货币、游戏人物拥有的各种装备等等,这些虚拟财产在一定条件下可以转换成现实中的财产
公民的财产既包括有形的,也包括无形的,网络虚拟财产应属于无形资产的一种。虚拟财产既可以从游戏开发商处直接购买,也可以从虚拟的货币交易市场上获得,因而虚拟财产已经具有了一般商品的属性,其真实价值不言而喻。
从法律对财产的定义来看,虚拟财产也应得到保护,网财的获得往往经过持有者的个人劳动、市场交易,网络虚拟财产已经具备了真实财产的基本特性。

近几年,比特币作为一种网络虚拟货币,获得了大量投资人的追捧和社会关注。近日,某虚拟货币交易平台遭遇黑客攻击,多个加密货币暴跌,通过有关机构鉴定,这是一起通过获取用户账号试图盗币的事件,幸运的是目前资金安全,尚未发现资金逃离的现象。这不是网络虚拟货币第一次出现被盗,盗窃手段从黑客入侵到平台泄露,层出不穷。

【www.56.net】布拉迪斯拉发市公安部将把网络虚构资金财产维护放入拘押层面,游戏货币、游戏人物具有的各类器材等等。增强人们的网络安全防范意识,采取积极应对措施,不仅仅是对个人网络生活安全的保护,更是保护财产安全的重要举措。人们在选择网络游戏运营商时,要选择一些合法的、正规的网络游戏运营商,遵守游戏规则,不要使用私服、外挂,以保证游戏的公平性。这样不仅能够保障消费者自身的合法权益,同时也能净化整个游戏服务市场。还需注意的是,务必保留有关凭证,如充值记录、协议内容、游戏记录、与运营商的联系记录等,以便日后维权使用。

网络虚拟财产属民事权益

去年10月1日正式实施的民法总则第一百二十七条规定:法律对数据、网络虚拟财产的保护有规定的,依照其规定。据此,网络虚拟财产作为一项民事权益被写入我国基本法律中。

但对于网络虚拟财产的法律属性界定,目前没有统一的认识,主要有物权说、债权说、知识产权说、新型财产权说等几种学术观点。

笔者认为,将网络虚拟财产归为“玩家投入时间、金钱甚至是情感,依据自己的思维进行创造的一种智力成果”(即知识产权说)的前提,更多的是将网络虚拟财产放置在网络游戏的背景下讨论,但随着网络技术的发展,网络游戏只是虚拟财产中的一个分支,其他例如有运营价值的微博账号、微信公众平台等,其账号本身不能归属于“智力成果”。而网络虚拟财产是特殊的物(即物权说)、网络运营商向用户提供的某种“服务”(即债权说)、有别于现有规定的新型财产形式(即新型财产权说)等观点,都认为网络虚拟财产既是一种特殊的物,也是一种可以主张的债权权利。

笔者认为,关于网络虚拟财产的法律性质争论无论如何演变,在立法和司法实践中,虚拟财产都需要找到一个合适的定位,以便更好地保护网络用户的利益。毕竟用户对于将虚拟财产与现实货币进行交换、买卖的方式早已经不再陌生,而这一过程中产生的法律关系与在现实生活中的交易并没有本质区别,合法权益同样也会受到不法侵害,也需要得到法律的保护。

据《半岛晨报》报道,“自从4个多月前,我的游戏帐号里的装备与钱款被一个代练非法占有后,我就一直奔波于公安局与法院之间,甚至发动朋友帮我调查取证,并成功找到了那个代练的真实姓名与住址。”但是,家住大连开发区的苗若琳尽管付出了很多努力,三赴长兴岛,可这起发生在虚拟世界里的“侵财案”,在现实的法律世界里却遭遇到“案件性质不清”的尴尬,导致她的维权之路格外艰难。

盗窃网络虚拟财产有两种认定

关于盗窃网络虚拟财产,刑法中认定构成何种罪名,目前主要存在两种观点,一种是盗窃罪,认为具备财物特征的虚拟财产属于刑法意义上的财物,应将其认定为一种财产犯罪;另外一个观点认为,侵犯虚拟财产需要通过修改计算机信息系统的数据才能完成,在其造成严重后果的情况下,应该被认定为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这样才能体现刑法上的“罪责刑相适应原则”。

在司法实践中,也存在不同的认定。例如在某案中,被告人周某采用向他人计算机输入计算机病毒,远程控制他人计算机,盗取其网络游戏的游戏金币,并通过网络销售获利7万余元。一审法院以盗窃罪判处周某有期徒刑11年,并处罚金1万元。但周某上诉后,二审法院的终审判决认定,“由于游戏金币作为虚拟财产无法准确估价,且现有证据不能确定周某非法获利的数额,原判认定其行为构成盗窃罪的定性不准,导致量刑不当……周某盗窃的网络游戏金币属于计算机信息系统数据,且其累计作案达200余次,情节严重,其行为构成非法获取计算机信息系统数据罪。”

同样,在浙江金华的“网络盗窃大案”,被告人大肆窃取网络游戏玩家的账号,随后出售游戏装备牟取利益,涉案金额达上百万元。然而,由于没有相关法律依据,法院认为被告人所窃的装备系网络游戏中的虚拟财产,无法以实物形态呈现,其具体价值难以认定,不足以认定为盗窃罪,最终只能以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定罪,判处刑期一年零六个月。而广东男子颜某在一网络游戏庆典活动上,利用工作人员身份的便利,盗取了一些游戏玩家的个人资料后,伪造其身份证截取游戏账号,盗取其中的装备及游戏币,然后转卖他人,获利3750元。案发后,被当地检察院起诉,广州中院一审判决其构成盗窃罪。

网络虚拟财产随着网络科技的发展,不断扩展着其外延,固然法律所具有的“滞后性”不能完全解决现有的问题,但民法总则中对“网络虚拟财产”的规定,给了其法律保护的屏障。作为网络用户,在遭遇网络虚拟财产纠纷时,应积极寻求法律帮助,在合法范围内,维护自身利益。

不但有高比例的数据,还有“活生生”的案例。2010年3月25日,福建宁德警方破获一起以出卖《传奇》装备为名的网络诈骗案,13个16-25岁的年轻人通过要求“先钱后货”进行虚拟物品交易的方式在短短几个月内骗了30万,当受害人将钱汇到账户后,他们或不接电话、或关机、或漫骂、或直接告诉买家“对不起,你被骗了”。犯罪嫌疑人的年龄、诈骗金额和方式不禁让人唏嘘,也让人对网络安全产生恐惧。

网络虚拟财产是受法律保护的无形财产

网络虚拟财产概念的提出,源于2003年北京市朝阳区法院受理的第一起网络虚拟财产纠纷案件。案件的起因是原告李某在一个网络游戏里,花费了几千个小时的精力和上万元的现金,积累和购买了几十种虚拟“生化武器”,这些装备使他在虚拟世界里所向披靡,但当某天他再次进入游戏时,却发现自己辛苦攒下的所有武器装备不翼而飞,一气之下便向法院提起了诉讼,要求游戏运营商返还其游戏里的武器装备。

庭审的焦点集中在原告李某丢失的这些虚拟物品是否属于“财产”。原告认为,“武器装备”虽然是电脑数据,但是具有财产性质,可以通过人民币的方式进行交易,属于财产。而被告游戏运营公司认为,这些虚拟装备只是游戏中的信息,由电脑数据构成,本身并不以“物”的形式存在,运营商不能为不存在的东西负责任。最终,法院判决被告恢复原告李某的虚拟财产。

在判决中,法官将虚拟财产认定为是一种应受法律保护的无形财产,这一结论有力地维护了消费者在虚拟空间所享有的财产权益。但在当时,网络虚拟财产的具体定义以及公民对其究竟享有何种权利,仍然是悬而未决的问题。

随着互联网的高速发展,网络虚拟财产已经不再限于电脑游戏中的“武器装备”,也广泛地存在于电子商务平台、社交网络平台中。于是,网络虚拟财产除了最初具有的交换价值以外,更拥有了独特的运营价值。例如在自媒体平台及网络直播等社交网络中,通过庞大的粉丝群产生影响力,继而将影响力转化为现实货币,这一过程被称为“流量变现”。网络营销的迅速发展使社交网络成为了电子商务新的流量入口。通过某网络营销平台2018年1月统计的榜单中可以看出,一些热门的公众号及主播的年收益可达上千万元,通过这种“流量变现”,自媒体和直播主播的营利能力甚至可能超过某些实体经济企业。

因此,笔者认为,网络虚拟财产除了涵盖电子邮箱、QQ账号、域名、微博、微信等,只要是在网络环境中产生、能够通过交换或其他方式产生价值的数据资料都应该属于网络虚拟财产的范围。

■本报记者 张颖洁

比特币到底算钱还是商品

网络虚拟货币是在互联网中适用的一种新型货币形式,是指一定的发行主体以公用信息网络为基础,以计算机技术和通信技术为手段,以数字化的形式存储在网络或有关电子设备中,并通过网络系统(包括智能卡)以数据传输方式实现流通和支付功能的网上等价物。“比特币”作为一种网络虚拟货币可谓是家喻户晓,中国人民银行、工业和信息化部、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曾于2013年发布《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明确指出比特币尽管被称为“币”,但由于不是由当局发行,不具有货币属性,因此不能被视为货币,而应当将其认定为“特定的虚拟商品”。可以说,比特币等网络虚拟货币属于广义上的一种网络虚拟财产。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的统计数据则显示,61%的游戏玩家有过虚拟财产被盗的经历。腾讯公司的统计数据也显示,该公司高峰时期每天大概有10万人次反映QQ密码被盗,还没包括那些实际被盗而没有申述的网民。

调查显示:六成用户经历过虚拟财产失窃

有不少专家开始呼吁,监管部门应该加强对于这块领域的管理,同时明确虚拟物品交易的合法性。另外,在互联网虚拟资产日益受到重视和保护的今天,实名制这一确保用户合法权益的重要手段,也正在逐步走入互联网这一虚拟领域当中,成为广大网民、投资人和企业的保护者。

这是一个会引起网友共鸣的经历的缩影。从法律对财产的定义来看,虚拟财产也应得到保护,网络虚拟财产的获得往往经过持有者的个人劳动、真实财物付出、市场交易,网络虚拟财产已经具备了真实财产的基本特性。就目前情况来看,我国对互联网规范管理方面的立法不断趋于完善,但面对网络财产被盗案件的增多,我国法律还是表现出了保护不足的一面。

网络盗窃如此猖獗,归根结底是受利益驱使。但同样是“财产”被盗,虚拟世界里的维权路却走得不顺。

相信许多网友有过这样的经历:对于虚拟财产的追讨不是大费周折,就是石沉大海,苦不堪言。有关虚拟财产丢失被盗的问题也存在法律盲点。深圳则有望在今年做个突破:为虚拟财产建立找回机制。在日前发布的《深圳市公安局2010年度公共服务白皮书》中,我们看到,深圳市公安局将把网络虚拟财产保护纳入监管范畴,提供虚拟财产装备丢失、被盗找回服务,全力保障网民虚拟财产的权益。

更令人担心的是,在网络虚拟财产被盗的背后,已经形成了由“制造计算机病毒-传播计算机病毒-盗窃网络账号-第三方平台销赃”等多个环节构成的黑客产业链。

《2009年中国网民网络信息安全状况调查报告》对网民虚拟财产的调查显示,目前46.6%的网民持有虚拟货币、网络游戏装备、点卡等虚拟财产,虚拟财产已经成为网民网络生活中的重要工具,同时也具有其真实的经济价值。但是虚拟财产被盗现象日益严重,2009年,14.6%拥有虚拟财产的网民曾因网络游戏、即时通信聊天工具等账号被盗造成虚拟财产损失。

他山之石或可借鉴。在国外许多地区早已通过立法确立了网络虚拟财产受法律保护的地位,明确了网络游戏中的虚拟角色和物品独立于服务商而具有的财产价值,服务商只为这些财产提供一个存放的场所。在这些国家和地区,网游玩家的账号与其中的虚拟财产同银行账户及其中的资金并无二质。

这对于虚拟财产持有者来说,绝对是一个好消息,意味着随着互联网不断深入发展,虚拟财产的属性日渐得到重视。此举也将在一定程度上弥补法律规定的盲点,有利于维护网民利益,保障虚拟财产安全,值得期待。

当然,深圳将虚拟财产纳入监管的初衷和做法值得肯定,但也不乏一些值得商榷的“步骤”。有网友指出,深圳警方将户籍、居住证等传统社会管理手段的分类模式引入“虚拟财产”的保护值得商榷。这种以户籍或居住证的方式区分保护范围或对象可能催生新的不公平现象。因此,在保护虚拟财产存在法律盲点的情况下,网络信息安全对众多网民来说,不再只是停留在新闻报道或他人述说中,而是需要实际应对和处置的问题。

另从文化部获悉,淘宝网已获准“利用互联网进行网络游戏虚拟货币交易”。而国内最大的搜索引擎百度则于近日正式推出了“贴吧商城”,大卖虚拟道具。这意味着在虚拟货币、虚拟道具交易领域再添两家重量级的互联网企业。他们同样呼吁为虚拟财产立法,使得相关交易规范化、有序化,保护相关财产所有人的合法权益。

随着互联网不断深入发展,虚拟财产的属性和保护日益受到重视。在目前法律规定存在盲点的情况下,深圳将虚拟财产纳入监管不失为一种有效做法。从长远看,尽快立法跟进才是根本之策

用户:虚拟财产被盗陷入维权困境

因次,为了保护网民的合法利益,促进互联网的发展,加快解决网络虚拟财产的合法性认定、制定保护网络虚拟财产的相关法律法规等关键问题迫在眉睫。

虚拟财产丢失谁来保障?亟待立法跟进

深圳公安部门将网络虚拟财产纳入监管,是在目前法律对虚拟财产规定不明确的情况下,保护虚拟财产的一种有效方法。这源于一个日益严峻的社会现象:网络盗窃盛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